大雨天和好,楼主昨天刚分手,心里巨想不通,就想来问问男的是不是都喜欢口!

  大雨天和好,楼主昨天刚分手,心里巨想不通,就想来问问男的是不是都喜欢口!
  楼主昨天刚分手,心里巨想不通,就想来问问男的是不是都喜欢口!
  郁闷死了,特意某宝上买了个天涯号来八一八我的半极品男友。先来介绍一下楼主的外貌背景吧,楼主今年大二,学画画,搞艺术,风格迥异嘻嘻,搞艺术的都有点智障嘛。你们可以参照某宝上那种独立设计的店铺里的模特,大概就是那样了。不说虚的,楼主从小漂亮到大,唯一的缺点就是肥肥的,总是比正常女生多那么十几斤肉,158的身高,110斤体重,其实说真的胖也没有人说,就是肥肥的可爱那种,身材不行颜值来凑嘛,所以楼主一直没觉得自己在外貌上有什么输给人家的地方,家庭背景的话,我只能说我是浙江的,从小的话在楼主的记忆中没有说有要为钱担心的时候,父母有点小宠,毕竟家里只有一个,我们这代人大概都这样吧。再来说一下我的情感历史,为后面刚分手的男友做个铺垫吧。也只能差不多一笔带过,要是真要说我的情感史的话,估计又得重新开个贴了……也别说我早恋啊大家,这年头小学生都老公老婆的了,我初二初恋还算正常的类…初二的恋爱都谈得傻逼,牵个手就能高兴半天,情书上都是辣条味,连个初吻都没有就作死分手了,可能那时候也根本不知道谈恋爱是啥吧,就尝个鲜嘻嘻。初三第二个男朋友,初吻是献出去了,不过这个男的也是个奇葩,听说后来高中读了几天不读了混了几年,然后爱上了一个女的,那女的不要他,他就跳楼了……不过没死成,被救回来了,大难不死之后选择了下海当鸭,据说现在已经是某会所的头牌了。,后来他交了个女朋友好像也是做这行的吧,两个人都整得妈都不认识……玻尿酸的人生我不能理解碍…感觉两个人的下巴可以用来互相残杀。
  当舅舅从我口里得知爸爸越轨的事情后,他的第一反应是:“当兵出来的也干这事?党和国家白白培养他了1
  我问他说:“你学会抽烟了?烦恼多了对吗?你还是放开点吧,凡事都想开点……有什么我刘淇可以帮你的吗?记得你身边还有我……”
  看着深情款款、神情凝重的刘威风,我内心一片沉重,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是啊,只要你过得比我好,什么事都难不到,所有快乐在你身边围绕,只要你能过得这样,我就知足了。
  喜欢啊很刺激很会享受 女的不也喜欢吗
  王宝讯叔叔的奔驰轿车在雄伟的高架桥上驰骋。我们把一座座高大的建筑都甩在身后,也把许多车流甩在了身后。我第一次体会这种把别人甩在身后的感觉,非常新鲜,在这之前,我只知道被甩的感觉。说起来,我还得感谢感谢王宝讯叔叔,感谢他的奔驰车,感谢奔驰公司。
  我把目光定格在刘威风的身上。
  “我也是,不过哲学这东西我都会,很简单。你呢,复习得怎么样?”
  “我就这水平,档次没有你高,行了吧,你是美国回来的,你是海龟,海里的乌龟,你有素质,行了吧?奶奶的,竟然侮辱我1还说他豪爽呢,我看他比糯米还要柔,一点阳刚之气都没有,要我喜欢这么糯米的男人,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我以后不会再见你了。”
  “是她提出的,她现在和郭水水走到一起去了,就是你们郭老师的儿子,在哈佛大学念书的那个。”丁地震无奈的说。
  林倩说,不会啦,我在一旁看着的,那哪敢越雷池半部啊,我帮你宰了他不可!
  磁悬浮列车快,再怎么着也是世界第一的速度,五分钟就能到浦东国际机场,肯定不会迟到的,因此我拖着丁地震走得格外悠闲。
  “妈的,真是气死我了1我骂道。刘威风跟我分手,老妈和我没有共同语言,就连破电视都和我作对。
  “我不孤独,我每天都生活在花丛中。说说你最近有什么难题吧?说给我看看,我给你建议。”看样子他很乐意帮我解决难题么,活雷锋啊!我忍不住想要问他是不是东北人,如果不是他已经告诉他来自内蒙古的避孕套的话。
  推开教室门。本是怒气冲天。可一看到刘威风那张阳光的脸,我所有的气愤刹那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的心果然就是这么的柔软,难怪林倩说我像是糯米做的软羔子。
  “算了,你还是不要说了,烦人咧。”
  老妈又说了:“女儿,你不要不服气,这句话非常有用的。”
  我说你不要自责,我真的没有责怪你,是我自己没有魅力,我们仍然是好朋友,依旧是知心朋友。
  后来,我才明白过来,他们的意思是说“源思湖咖啡屋”里面有个美女在兼职,可以借机认识一下,多交个女性朋友,多一条通往爱情的罗马大道。在他们眼里,多认识女性朋友,恋爱的几率就大。原来他们把我当作提供售后服务的了。他们真黑。记得有一次,等我把林倩拉去一起兼职帮我端端咖啡时,“思源湖咖啡屋”里已经热闹沸腾。
  “啪——”一个耳光打在我左侧脸上。这一回,老妈真的生气了:“不许你侮辱他,他是你父亲1
  刘威风急忙追了上去,喊道:“佳佳,你听我说……徐佳佳,你听我说……佳佳,你别走,你听我解释……”
  板凳打在他的头上,发出“啪”的一声。
  我忽然扔下麦克,倒了一大杯啤酒“咕咚咕咚”喝了起来。我今天就是冲着刘威风来的,对,就是冲着他来的。等我喝到一半的时候,一双小巧的手把我的酒杯抢了过去,重重地摔在了铺好地毯的地板上。酒杯没有碎。回头一看,是朱朱和丁地震两个。
  “旅游、旅游,旅你个头1刚过年不久,朱朱便好不掩饰地暴露了她的泼辣风格。
  转过身看了看外面,已经漆黑一片。
  “爸,大过年的,你要去哪呀?”我问。
  我想,经我这么大声一喊,老爸应该就知道家人回来了,他们两个就可以赶紧溜走,逃掉这一劫了。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做出这么明智的举动,可能是我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压制住一场即将发生的没有硝烟的战争吧,更也许是我设身处地的站在老爸那一边为老爸着想。要是老妈看见了,老爸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离婚。这辈子老妈虽然没有大能耐,但是原则性她还是有的,既然老爸做了这种违反原则的事情,老妈怎么可能原谅他。
  我说:“王叔叔,那顺便到寒舍歇歇脚吧。”
  你和男友分手了吗?你忘不了他?
  朱朱也回学校了,见我“安详”地躺在被窝里,先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然后慢条斯理的问我说:“今天大好时光,不兼职了?”想让朱朱看到我在被窝里睡什么闲觉,非常困难。“真是千载难逢,更何况是在周末的下午,这么一个大好时光。”
  一幕幕伤心的往事肆无忌惮地侵略我的记忆神经:大雨天相识,大雨天分手,大雨天和好,又在一个大雨天分手……
  朱朱说:“丁地震,你要知道,刘淇是不会喜欢你的,人家喜欢的是刘威风,刘威风比你帅多了,你不要自以为是了啦你,哼。”
  “那么是她提出的还是你提出的?”
  “爸爸,你不要这样。”我的心如刀割一般,一种难以言表的痛哭强烈地折磨我的内心。
  随后他把照片殷勤供上,任凭女流氓林倩再怎么用肆虐的目光折磨他都无所谓,他的照片一动不动地被定格在显示器中间。估计这一回,寂寞的林倩已经意淫了好几百遍。
  这一次我病得很重,一个礼拜都过去了还没有痊愈。原来,一个身体特棒的人一旦病起来真的是如此可怕。我要求回学校住,每天定时来医院接受治疗,王叔叔和妈妈不肯。
  我觉得丁地震当时的表情跟电视剧里的那些奴才的表情是一个样的。当然,这样形容丁地震或许有点过分,可是我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词儿了。丁地震很老实很憨厚,他给我的最大的感觉就是性格不太彪悍,尽管他有彪乎乎的体格。他的这种不太彪悍的性格,有点对不住他的名字。只要知道他的名字的人,都会想到威力巨大的地震,想到一场又一场的灾难。
  满是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浮现在脑海。虽然只有半年时光,可是“小色魔”朱朱给我的太多了:她给了我许多的快乐;每天早晨叫我起床;上课帮我占座;我做兼职没有时间上课她帮我签到;我过生日时她代替我下楼去接受丁地震的那个大大的蛋糕,丁地震把蛋糕封在她的脸上;我生病时给我药吃,帮我打电话叫丁地震送我去医院;与我一起商量对付郭教授的儿子郭水水……
  我捡起一个小纸团砸了过去:“林倩,去你的,别关键时候给我泼冷水。”
  我说:“拉倒吧,他爱的是徐佳佳。”
  进了KTV包间,跟往常一样,第一首由刘威风先来。以前,他总爱唱《同桌的你》,唱得深情款款,总能迎来同学们激烈的掌声。这一次,他唱的是成熟的歌曲,《只要你过得比我好》:“不知道你现在好不好,是不是也一样没烦恼,像个孩子似的神情忘不掉,你的笑对我一生很重要。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偶而是不是也感觉有些老,像个大人般的恋爱,有时心情糟,请你相信我在你身边别忘了。只要你过得比我好,过得比我好,什么事都难不倒,所有快乐在你身边围绕。只要你过得比我好,过得比我好,什么事都难不倒,一直到老……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