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么打的,上海一医学专家两次被判拘留的内幕

  就是这么打的,上海一医学专家两次被判拘留的内幕
  上海一医学专家两次被判拘留的内幕
  虽已不惑,却一直是天涯粉。在别人的喜怒哀乐里,或欢笑,或流泪。被楼主的故意吸引,被涯友的见地折服,深感天涯有高人!
从未想到有一天,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会向天涯求助,深感无奈。
此刻,在车水马龙的街心公园,我开了个帖子,我不知结局如何,或许有正义感的律师、涯友、警察帮我指了条明路。亦或许,这个帖子给我带来了更大的麻烦。因为我们所面对的是医院、是卫计委,官官相护,巨大的利益关系网,压的我们难以呼吸。而我们,只是靠读书留上海的一个外地人,老实而又倔强。靠自尊活着。
朋友说,算了吧,拘留不是什么大事,你们势单力薄,又是外地人,对方是坐地户,方方面面关系强硬,别劳民伤财了,吃个哑巴亏算了,吃一堑长一智。
看着被气的卧病在床、八十多岁的双亲;看着被委屈、屈辱、压力折磨的一头白发;看着因彻夜失眠,一抓掉一把头发的爱人;看着即将中考,因疏于关心而成绩下滑的孩子。我们犹豫了很久。
家人问我,不复议委屈吗?
我说,死不瞑目。太冤了。

  交待一下背景:
J医生,楼主,楼主爱人是同一医院医生,都是所谓的医学砖家。
J医生,某医院中医科主任,上海人,怕楼主抢了他位置,一直想赶楼主走。擅长走上层路线,在PT区和多家医院领导是朋友,政协委员。
楼主,山东人,直,袓传中医。某旦大学MBA毕业,刚到某科2年余,与领导关系不密切,和护士、患者关系不错。
J医生10年前抓小偷,肋骨、鼻骨陈旧性骨折;钱医生关节炎很多年,该院老职工都清楚。
聪明的J医生,利用老伤和自已的人脉关系,导演了一次离奇的打架事件。因为涉及有关领导和医生,我被迫辞职。
  你就是活该!连个姓都不敢提只用J代替,更甭说其它地点、名称,你这种败类中国最多、最不缺。
  @北京_三牛a 感谢您看了帖子。用J是为了再惹官司。其实已经很清楚了。
  为什么不去上海,北京的大医院从新鉴定呢? 为什么好人总被人陷害? 加油,我支持你!请不忙时也评论下下面的帖子。 农民数百亩庄稼,不知情的情况下,一夜之间被地方政府率人恶意毁坏! ?
  某个国度, 就是 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咎,社会特色。
  你说你是医生,所以为什么是MBA毕业?专业不对口啊
  @铅笔小魔怪 毕业后分配在西医科室,升好西医主治后觉得没前途,就考了复旦MBA,毕业后,一方面想找一个和管理及中医相关的不容易,另一方面爱人不同意我出去,就回到医院。
  评论 北京_三牛a:喷子真多,人家刚开个头,你就已经开喷了,好歹忍忍,别让别人觉得你就是个SB
  评论 ty_有点儿怪:虽然我操了你亲妈让你觉得唐突,但你亲妈的烂逼白白送上门让我操,我要是拒绝便真的让你亲爹当傻逼了。哈
  整个事件分2段。
第一段在医生办公室,医生护士大交班:
2015年8月21号,因为J医生一直少算楼主奖金,楼主问奖金算法,J医生指着我鼻子骂,我一气之下捏了J医生鼻子,J医生拨开我的手,我推了他手一下。J医生不知怎么就倒在地上,捂着头说头晕,靠在门上,拿出手机打了3个电话:一个110,一个给他他哥哥,一个给院领导,。我看他装,就举起凳子说,你装什么!像个男人吗!回家抱孩子吧。同事拿下了凳子,我找书记汇报了事情经过。
J医生在笔录里,说我用门挤他的头,没人做证。
  赶脚这个J医生太牛逼了,居然可以预料到楼主会因为奖金的事情去捏他鼻子,然后提前布置好一切???在这样强大的能力下,楼主你颤抖吧,居然还敢抢人家位置?
  赶脚这个J医生太牛逼了,居然可以预料到楼主会因为奖金的事情去捏他鼻子,然后提前布置好一切???在这样强大的能力下,楼主你颤抖吧,居然还敢抢人家位置?
  事件第二段:
楼主向领导汇报了事情经过,回到科里,发现J医生躺在值班室床上。
我说,XXX,你把事情搞大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J医生:我就是要搞大,就是要搞死你!并拿出手机拍照,说:你打啊!
我又被激怒,随手从电脑旁边拿起一个东西举起来,想到大交班的时候,他就打了110想害我,就没打,说,你这个瘪三,不和你一般见识!转身开了值班室的门想走。
这时,我听到值班室床响,一转身,J医生从床上己越来,狠狠地踢了我的肚子,我手一挡,他倒在值班室床和木框皮沙发之间。

这时候,一个人从外面冲进来,抱着我,对J医生说:打埃J医生爬起来,两个人打我一个。

我一看自己吃亏了,就喊,来人埃听到喊声,J医生又自己倒在沙发旁,他哥哥转身要跑,我就喊,有黑社会,不能让他跑,领导冲进来。看到的画面:我和他哥哥拉扯在一起,J医生倒在沙发边上。
以上是楼主卷宗里的笔录,解释了两个人身上所有伤。

同样这一段,J医生几天后在卷宗里分别做了两份笔录。
第一份,说楼主冲进去,拿起凳子砸他,
  向你这样容易被激怒做事不讲谋略不带脑子的,在宫斗剧中活不过两集。
  这是值班室。空间很校J医生没站稳,倒在床和沙发之间,扭了脚,磕了头和背部。

  没用兄弟,太黑,但也别怕,要是偏袒,你也让他有好果子吃。人活着为了什么,每个人的目标不同。如果你不喜欢争斗,早就应该怀柔,雷打不动,他也拿你没办法。阴的比阳的狠多了
  第一次发帖,还不会回复。谢谢楼上的兄弟,这么晚了,给您添堵了。世上应该好人多。不管有用,没用,希望别人从我的经历中吸取教训,远离小人。前几天,我一个年轻同事说,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只是我觉得我们都是医务人员,普中心都敢做假,如果普通老百姓呢?只有进监狱了?真的无法无天了?上海都这样,边远山区呢?真的心寒。
  到了了派出所,我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私毫没掩饰自已捏了J医生鼻子。
J医生说,楼主在旁边他有压力,拒绝做笔录,要求去普中心验伤。陪同的同事说,J医生是戏剧学院毕业的。
笔录过程中,我出现腹痛。于是,两人分别验伤。

我做了腹部CT,未发现内出血,就把验伤报告,交给警察,回医院了。
此时,J医生的摄片报告,已通过微信,传到了医院领导那里。随即,J医生被打的肋骨骨折、鼻骨骨折传遍了医院上下,甚至区卫计委。J医生住进了普中心的贵宾病房。此刻,事件无限发酵。

打报告者,是J医生的朋友,普中心放射科W主任。

一个堂堂的三级医院主任医师,连陈旧性骨折、新鲜骨折都看不出来,我也是无语了。

领导把楼主叫到办公室,说牛医生把钱医生打的肋骨骨折、鼻骨骨折。楼主一直在门诊,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就吓哭了当即表示,道歉,承担钱医生所有费用,并请领导陪同,探望钱医生。
这时,牛医生从普中心验伤回来,在领导处,拒绝承认除了捏鼻子,打了钱医生。。
从领导处出来,牛医生腹痛加剧,开始出冷汗,面色苍白。怕有肝脾破裂,赶紧电话领导,能否在本院复查腹部CT,领导说,有验伤单,必须到普中心就诊。此时,牛医生已经走不动路,一熟人见妆,开车送普中心。
  最后3段,是从其他地方拷过来的,人称未转换,不小心发了,本应删除,但不会删,不好意思。请忽略。
  哥们,你有技术,别在这个医院干了,没意思!远离这肮脏的勾心斗角的环境吧!跳出这个环境会更好!
  我回到医院,一见我爱人,她就质问我为什么把J医生打的肋骨骨折、鼻骨骨折?
我一听就急了,我只捏了鼻子,又没打他,怎么可能骨折?我爱人就哭了,还狡辩,报告是假的吗?你一定要道歉,承担他的费用,并拉我去找领导。

从领导处出来,我腹痛加剧,开始出冷汗,面色苍白。怕有肝脾破裂,我爱人赶紧电话领导,问能否在本院复查腹部CT。领导说,有验伤单,必须到普中心就诊。此时,我已经走不动路,一熟人见妆,开车送普中心。
  到了急诊室。
外科医生马上把我推至抢救室,开放静脉通路,吊了止痛药,做了腹腔穿刺,没有抽出不凝血。腹痛一直没有缓解。医生怕有内出血,要求住院观察。并收取了中抢救费用,60元。
这时候,外科医生接了个电话,说,我又不知道病人是xx医院的医生!
∩能的双赢一下,Z主任也有压力。

我:Z主任受到很大压力是吧?他的压力来自哪里呢?他不是已经是主任了吗?

F:Z主任上面也有领导啊!

我,领导打过招呼是吧?
F,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Z主任昨天看了病史,也是他昨天这样和我说的。 其实,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医院好。道德这一关,和自身素质,不是每个医生都能做到,这么多医生,到了什么样年龄,做到什么样层次,他才能完善自己,这也是有个过程。总是要有个成长的过程。

我,你们放射科是不是有个叫WK的?
F,报告是他出的。
我,我们怀疑不是白怀疑的。F老师,我们都在医院做,他就不敢确定打骨折,所以他打问号。
F,打的是皮质扭曲。
我,鼻骨呢?
F,X光片上未见鼻骨骨折损伤。
我,那为什么出院诊断还打了鼻骨骨折?
F,还有张CT。
我,CT不是没做吗?
F,重建没做。
我,CT诊断是什么?
F,皮质扭曲。
我,鼻骨啊?鼻骨也是?那么这个医生是谁?也是WK吗?
F,都是他啊!
我,都是他?F科长,你们的医生啊,真是。而且是个主任医生,这么有经验的医生,你能打上去!
F,他打的是可能。
我,就算是可能,但是你这个出院诊断打的是骨折埃你看出院首页上埃出院小结是什么?鼻骨骨折是吧?所以说F科长,这个问题严重吗?你说如果我们不是学医的,就是个普通老百姓,这个吓人吗?他都可以拿这个东西把我们弄到监狱去,还好我们确定没有动手打,所以我们坚持要求司法鉴定。
  Z主任承认无鼻骨骨折,出院小结做过更正。
  Z,我这样讲的,从片子上看,骨折是靠不上的。
我,什么骨折靠不上?肋骨骨折?
Z,肋骨骨折,鼻骨骨折都靠不上。当然了,具体操作的是我下面的医生,他们的操作我不管的,验伤单我注意看了,他们问我,我说骨折不能打,最多最多只能打骨质损伤。
我,验伤单上没有肋骨骨折,也没有鼻骨骨折,那么出院小结呢?
Z,出院小结是这样的,小医生是轮转的,就往上拷。
我,他出院的时候,出院小结是什么?
Z,我没注意看。
  Z主任说,J医生要求出具骨折诊断。
  Z,J医生当时就打招呼,当时我就讲过。
我,谁?
Z,当时J医生给我讲过,病人和我讲,就打骨折,我说,这句话我放这,大家都是同事,而且我说,对方是我们同行,这种情况下,我不偏袒任何一方,如果你要打骨折,简单,做实了,片子上确实骨折了,那就骨折。
我,就是J医生向你提出来要打骨折的诊断?
Z,他说,入院时是骨折,你按照入院时打好来。我说不可以。
  楼主,你一复旦mba还不如自来公司或去外企上班的好,内资资源有啥好待的啊!
  谢谢。以前老想呆医院里把家里的方子临床实践并整理一下。事情发生后,我辞职了。现在挺好的,能看病,也管理一家公司。
  Z主任解释验伤报告中的关节积液。
  我,有关节积液吗?
Z,是这样啊,关节积液医学里没有什么损伤。
我,那么我去查东西了,那么我怎么办呢?够上够不上交给司法部门决定,我只是把这个损伤,
我,客观的描述出来
我,就是说,你做出了积液
Z,如果说确实有积液的话, 对不对,如果确实是损伤引起的,我们都是这个专业的, 积液总归有积液的,我当时就说了,如果是伤的,可能是伤,也可能是关节炎,对吧,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做评判。

普中心的医生,在领导的压力下,为了帮J医生,把老伤的摄片描述及脑震荡,写在验伤报告里,造成本次打架导致的假像,误导警察,警察说,我不懂医,只看验伤报告。

1、2015.8.24写的验伤报告,报告里写了鼻骨皮质扭曲,时间比J医生出院早,出院诊断却写鼻骨骨折。
2、J医生本来就有关节炎,摄片为双侧髋关节积液,对称性关节积液不可能为外伤所致。却写在验伤报告里。
3、出院诊断没有听力下降,验伤报告里凭空加上去,虚夸伤情。
4、J医生入院后思路清晰,能回忆经过细节,普中心仅根据主诉,做出了脑震荡的诊断。
5、现场及笔录里没人看见J医生鼻出血,验伤报告里没有鼻出血,出院诊断里没有鼻出血,五官科会诊医生为了帮J医生,鼻骨骨折都写了,也没写鼻出血,急诊外科医生却写了陈旧性鼻出血,导致后来司法鉴定为鼻出血,轻微伤。

验伤单应该是本次纠纷的伤,正是这表面客观、实质上是老伤的描述,夸大了伤情,导致了我两次被判拘留!
  Z主任解释脑震荡的诊断依据,根据J医生主诉
  我,脑震荡呢?
Z,脑震荡?其实说难听一点啊,脑震荡是最轻的一种。
我,他没有受过外力。
Z,脑震荡你也知道,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我给你讲,脑震荡怎么打,第一,有外伤史,第二,有短暂昏迷史,三,脑子查出来没什么问题。诊断主要根据病人主诉,这东西呢,他懂的,他说有,如果有脑震荡,就是这么打的。
我,他给你提供短暂昏迷史了吗?
Z,估计有。这些都要加引号的,我们内行人都知道,脑震荡基本靠症状。
我,你这样讲,就理解了,很多东西怎么会出来了。
  Z主任说,J医生不出院,拒绝做三维重建。
  Z,我对J医生说,好出院了。他说,再等等。
我,为什么要求再等等?他入院时说肋骨骨折,他也要求你打上去,为什么没做三维重建呢?入院就是为了做三维重建明确诊断!
Z,他拒绝了。我说为什么不做啊?不做,诊断怎么打?其实当时,我们就觉得有问题了。病史签字不做。
我,患者拒绝做左踝X线,肋骨CT三维重建,鼻骨CT三维重建,反复告知有可能漏诊,延误治疗可能。
Z,我们当时说,不做签字。入院第二天查房,J医生就要求写验伤报告,我说骨折做实了再说。
我,我们医院上下都在传,J医生肋骨骨折,鼻骨骨折,脑震荡,普中心就这样打报告,我想普中心这么大的医院不至于这样。
Z,我们必须小心,要付法律责任的。
我,Z主任,你听了我们的表诉,如果你们打出这样的诊断, 太吓人了,你诊断可以这样改,验伤报告是不是也有?事实上,Z主任,我把事情真相和你讲了,不知你有没有上当受骗的感觉,比如脑震荡的诊断?
Z,查完房,我就隐隐约约有感觉,第一,我和下面医生讲,一个科里面在你的领导下,主任要让是必须的。第二,你不能狠狠地整,你说穿小鞋,多加两天班,奖金少一点,但你不能把人往牢里逼。
我,你当时就感觉有问题了是吧?
我,他恰恰懂医,知道脑震荡仅凭主诉,所以这样说了。
Z,怎么说呢?大家心里都明白的。研究生就把这个诊断打上去了。
我,J医生和你们放射科一个W主任关系很好,到我们医院中医科讲过三次课,你说我们害怕吗?有些诊断,两边可以靠的,靠向对他有利的。
Z,这个一定要结合临床。片子我也看了,我看不像,最多有点毛糙。
我,什么不像?肋骨对吧?
我,你原来放射科诊断打什么?
Z,肋骨不全骨折。
我,鼻骨呢?
Z,鼻骨不全骨折,我看下来觉得不像,最多皮质损伤。
我,这个片子我们院长拿到六院看了,肋骨骨折排除了,就是陈旧性的,和他以前病史相符,他为什么三维重建没做?我们一直在医院,老同事打电话给我,你当心点,J医生和院长关系很好,普中心他很搞得定,他肋骨骨折,鼻骨骨折都是陈旧性的。2015.号台风,我在住院,家里就老人和孩子,老人生活不能自理。我住2床,怀疑内出血,当天晚上氧饱和度一直93,94,你可以问你们科护士。你想想我们心里怎么想?
Z,我们不是说领导话不听,我说医院不止我们一家,有些东西你拿出去人家怎么看?早点沟通就好了,就不会有这么多事。
  Y科长也接待了我们。承认验伤报告与病历不符,出院小结做过修改,病史有问题,称骨皮质损伤,脑震荡不算伤。
因为不同的对话在录音的不同位置,所以分开来写。
  Y,后来为什么没改,因为我跟你们医院沟通过,你们医院说,这个你不要管了,我们自己了掉了,那我就算了。
我,所以病史和出院小结没改?
Y,验伤单我是把关的,这个没改就是这个道理,这个也是无所谓的事情,因为已经了掉了,这个有没有和你们处理事情没有关系,除非你们官司打下去,法院专门取证,那么就有问题了。
  我,验伤报告是号出的,脑外伤,脑震荡,头面部软组织挫伤,鼻骨骨质损伤。
Y,没有骨折,没有的。
我,读手机,左侧腰背部软组织挫伤,双侧髋关节积液,右耳听力下降。这么多诊断?Y科长,出院诊断里有鼻骨骨折,这个怎么解释?
Y,出院小结里没有对吧?

我,出院小结里有啊!
Y,他当时已经打上去了,当时为什么打了骨折呢,当时五官科来看的,五官科打了就打了,我不能改了,但是真正的法律文书是没有的。
我,出院小结里是有鼻骨骨折的,出院小结里有没有鼻骨骨折?
Y,有的
我,但是我们院长说,8.28号和你沟通后,把鼻骨骨折去掉了。
Y,是去掉了啊,但是我不能改了。

我,就是J的出院小结没有鼻骨骨折,你们的出院小结还有是吧?
Y,我不能改了埃
我,我知道病史不能改,J手里的出院小结骨折去掉了吗?
Y,应该是没有了。我知道是没有了。

Y,WX啊,我是YJ,上次不是看过了出院小结和验伤单不是一样的吗?怎么现在不一样啊?当时病史封掉了是吧?啊?没封啊?解释清楚了吗?没骨折,是。这份病史怎么回事?电脑里是什么?嗯 嗯嗯,我知道了。
Y,但是五官科会诊考虑骨折,这张片子后来我自己去看过,和几个教授一起看的,因为兄弟医院,鼻骨骨折没有,验伤单没有,这个你放心。
我,验伤单是8.24号出的。还有一个问题,出院小结更改是在号J出院以后,怎么弄的?
Y,当时他没拿可能。
  说明一下,出院小结有三份,一份在病人手里,一份在病史里,一份在电脑里。病人出院后,电脑里病历医生已经不能更改,除非医院领导授权。

前面Z主任说过,他让J出院,J说再等等。前面也有普中心医生说,J要求打鼻骨骨折,否则不出院。
J住院期间,五官科会诊了2次。 第一次,8.22号,没提骨折。第二次,8.26号,就是J出院当天,五官科再次会诊,考虑鼻骨骨折?

J和普中心领导,很多医生都认识,他爱人也在普中心工作,前面Z主任说受到压力,所以,所有诊断不难解释。

看一张片子是陈旧性骨折还是新鲜骨折,如果一个三级医院的放射科主任和五官科专科医生也看不出,病人还能说什么呢?

即使五官科会诊医生这么帮J,两次会诊都没描述鼻出血,急诊外科医生却看到了陈旧性鼻出血,正是根据这个病史,法医鉴定了鼻出血,为轻微伤,导致第一次拘留。

  图片右上角显示,J医生的病史,2015.8.28号和.8已经修改过两次了,不知道现在己经改成什么样子了!
J是2015.8.26号出院的。其实医生己没办法修改病史,说明是院领导授权的。??
  我,验伤单是2015.8.24号出的,出院小医结更改是8.26号出院以后,当中有时间差,而且验伤单上有鼻骨骨
Y,鼻骨骨质损伤,和骨折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我,我们医院院长带到六院读过片的,鼻骨没有问题。
Y,我们当时看到的鼻骨骨质扭曲,这个讲个不好听的话,打官司算不上伤的。这个没什么意义的。这个脑震荡也没意义的。
  我们把上诉证据,提供给了警察,普中心仍出局了验伤报告真实可靠的证明。复议过程,我和律师看了卷宗,这份证明的正文和签名笔迹不同,签名是Z主任。

我们要求司法鉴定。
司法鉴定所是ZG派出所指定的,是私人的。
我做了司法鉴定,法医说,腹穿没有血,鉴定不出伤。
2天后,J去做了司法鉴定,根据急诊陈旧性鼻出血,鉴定为轻微伤。

2015.10.16根据,捏鼻子属欧打他人,鼻出血为轻微伤,对我据留3天。

  女,那么我再问你,我们提供给你的录音,你听了吗?
P,就是那个造假录音是吧?
女,对
P,就是因为有这段录音,我们才去找那个医生的。我们去找那个医生,笔录已经做完了,之后的处罚,肯定会有说法的,你放心,这是指对那个医生的处罚。我们会把这份材料通报给卫生局,卫计委。这你放心好了,我们笔录已经做好了,固定形式。复议的时候,可以看到。

实质上,复议打开卷宗,我们没有看到这份笔录。
  P,我们最后认定,构成轻微伤的是他的鼻子。第一次,在会议室里,你爱人去捏他的鼻子,那一下,就这么一次,构成轻微伤。
女,轻微伤就是鼻子上的伤?你考虑了脑震荡的关系了吗?
P,脑震荡排除了。
女,你姓什么?
P,我姓X
女,姓X是吗?
你能确定后面他哥哥参与这段先不考虑?
P,嗯
女,目前为止拘留
P,是第一场,办公室打架这一常
女,第二场不考虑了?
P,第二场没有证据证明。
女,没有证据证明,但我爱人身上有伤啊!
P,对啊,我知道埃
女,那么这个伤哪来的?
P,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们带你爱人也去做过司法鉴定,根本就鉴定不出轻微伤。你说的伤,是验伤单上的伤。
  P,调节已经有初步成果,这里面碰到一个最最大的问题,对方,就是J医生,他的要求呢,就是希望院方,能够全盘的恢复他的一切东西,希望院方介入,等于帮他保底的性质,院方不大可能,如果J医生犯错的话,不可能帮他的。院方也尽力了,上午一个院长,和你爱人及J医生都沟通过,都沟通好了,我们认为也没问题,下午J这方又提出问题,他的主要问题想要院方介入。
  我们骋请律师,至上海市公安局提出复议。
我们和律师,我们只要恢复名誉,不要求国家赔偿,也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

2016.2.6上海市公安局撤销了拘留。
  2016.号ZG派出所民警再次传唤我,声称只是走程序,要求我写事情经过,要求我在拘留行政处罚书上签字,哟据理力争,拒绝签字。
警察带材料去分局复核,回来后换了两个民警继续要我签字,说不签不行,为了获取自由,我签了字,,出了带锁门,我们就抗议强制我签字,要求拿回签字,那民警,躲进去,再也不出来。向领导和督察投诉,说要看录像。
  此次拘留判决书。
家人要求见所长,出来两个领导,我们要求拘留给个理由。
长,我们是按照白纸黑字来对他进行认定,伤势是白纸黑字写的。
女,对,普中心这个造假过程是很你没关系,是卫计委处理,但是你采信的东西有问题埃
长,我们是按照普陀医院采用的书面证明来进行认证的。
女,我已提供给你们证据,说明这个东西有问题。
长,你提供给我没用的。
女,那我提供给谁有用呢?你是办案民警,我不提供给你,我提供给谁呢?
长,卫计委觉得这份验伤报告,这份病史有问题,卫计委把这份病史,验伤结论撤销以后,我们才认定。你没有撤销的书面东西,我们还是这样。

  本来是很好的,利国利民的事情,但被这些黑心的人搞到祸国殃民,可想这邪鬼不是一般的鬼啊!!
  休息室一段,无人证,所以我的伤不认可,J哥哥也不处理。
那么,为什么J的伤,全部算在办公室大交班一段?
  J的家紧邻医院。ZG派出所为J居住地辖区派出所。
  Z主任说受到了领导压力。
一个三级医院,放射科,急诊外科,五官科,联合起来,做出了鼻骨骨折的诊断。
领导是谁?
医德何在?
怎么能让老百姓放心地看病?
  大多数的医生都太可怕了,我女儿在武汉协和做手术,也不知道哪里得罪医生了,一场手术就把个新生儿给弄成了终身残疾,老百姓真的苦,求大家都看看吧,也为了自己
  感觉市场规则下演进的社会,在不断的坠落,矛盾白热化了。正直的人们,很难呆在其中生活;因为这个环境不仅不道德,而且遍布陷阱、罪恶。
  中肯!都是啥样的白衣天魔、专家,我们这些外行患者,不定那一点惹得他们不开心,还不得非死即残? 都看不下去了!
  非常同意楼主的说法,有些医生太可怕了,我女儿在武汉协和做手术,也不知道哪里得罪医生了,一场手术就把个新生儿给弄成了终身残疾,老百姓真的苦,求大家都看看吧,也为了自己
  我只是客观地陈述了整个事件经过,以上所有,或有录音,或有照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