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外别传,关于“禅”

  教外别传,关于“禅”
  灵山会上,世尊拈花,迦叶微笑。
世尊说:“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碧岩集》第一则:“达摩遥观此土有大乘根器,遂泛海得得而来,单传心印,开示迷途;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如上可以看出禅之大略:
其一:有明确的目标:找到那个无相的实相:“涅槃妙心”。
其二:有明确的方法:“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这个方法是教门之外另传的。由此缘故,“宗”与“教”在目标上一致,在方法上却不同。
其三:有明确的结果:“见性成佛”。

禅,是六度波罗蜜中最终之一度:“般若波罗蜜”。不是第五波罗蜜:“禅定波罗蜜”。以前五波罗蜜圆满成熟之后,方能具足开悟之因缘。一朝开悟,真实发起般若智慧,此后则能以般若智慧为工具,真正走上成佛之道。故《心经》云:“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宗门1700则公案,无有以静坐入定而开悟者。《六祖坛经》破斥卧轮和尚“能断百日想”。南岳怀让与马祖道一“磨砖成镜”之公案,直接说明:禅不在坐卧。
现今参禅人,以盲引盲,所谓“禅七”“禅三”,皆是打个盘腿,坐在那里兀兀地思量。正是“以定为禅”之邪见邪法。

禅,是直指人心:一切众生本具的“涅槃妙心”。这个真心,从来不在未悟者的任何经验中,否则即是已悟菩萨。因此,若人说禅曰:“你这个能见闻的心即是”“打坐入定,定中没有妄念却能了了常知,这个离念灵知心即是”“前念已灭,后念未生。电光火石之间,无念头生起却又不是昏昧。这就是真心”。
如上之外,还有林林总总的各种“真心”。无一不是生灭无常的妄心。这就是祖师所说的“认妄为真,蒸沙成饭,驴年不悟”。又因此一类参禅人极多,故云:“遍山死人无数”。

禅,不在思维中。若是有人说禅曰:“这则公案告诉了我们这个道理:宇宙的真相如何如何,人生真相如何如何。”。等而下之,直接成为“人生哲理”“生活指南”:“要看破放下啊!不要贪啊!要随缘自在啊1。如是等等,皆成意识心的思维推理。与宗门旨意毫无关系。永远也不可能实证这个“涅槃妙心”。
高明一点,会让学人苦苦思维“念佛是谁”等话头。这样却一定是“想”是“思维推理”,是坐在那里不断的思考,在心中自问自答,不断否定,试图找到一个“圆满的答案”。这就是落在话尾上。学会看话头,能够长时间安住于话头之上。这样的“定力”,才是参禅所需要的。才能离开思维。不懂这个,就是误会“参”这个字。
现今绝大多数参禅人,根本不知何谓“参”。无论采用任何一种推理、感悟。只有这句话在脑中出现,就不是“参”而是“想”了。

禅,不是境界,若有人说禅曰:“感觉身体空了,与天地万物融为一体”“感觉非常的平静,世间的任何烦恼都不存在了”。此一类境界相,或者是入定之后的轻安,或者是外缘之下的一种“自我暗示”。皆与真心无关。

禅,与神通等无关,若人说禅云:“悟后身体上会有何种改变”,乃至有神通发起等。当知此人不懂禅。何以故?神通的发起,是靠禅定。与大乘见道之智慧无关。

禅,并非不可说。真悟者完全有能力直说。但是,这是“泄佛密因,亏损如来”。一者,因缘未熟之人闻之不信,必然诽谤。此一谤,则是诽谤“第一义”。顿成无间罪报。二者,闻者不得真悟之功德受用,实则未悟。不知厉害,可能广说密意,导致佛法快速灭荆难以常住世间利益众生。
由是缘故,古云:“向上一路,千圣不传”。非是吝啬法义,亦非无慈悲度众之心。因此,若有人云:“我跟你明说:只要你听了,马上就能开悟”。一闻此言,无论说者真悟假悟,当速速掩耳不闻,以免说者闻者俱造大罪。
因此,禅是要靠自参自悟的,一切圣贤都只是学人开悟之助缘。乃至往生西方,亦要福德资粮成熟之时,方才花开见佛。所谓“见佛”者,见佛法身也!即是禅宗之“开悟明心”。

禅,不是一种思想,而是苦参之后找到真心,发起般若智慧。“思想”,无非是未成体性的哲学雏形。哲学所及者,已是世间法。何况思想?

禅,会得一则公案,1700则俱通。若人自称会了某些公案,尚有大部分不会。当知此人错悟,实则一则不会。复有人称:今生参多少则,下一世参多少则。直至1700则全会。亦复如上。若人解公案:此一则是何意,另一则又是何意。连说百则,意旨各不相同。多为“生活指南”。当知此人“做梦也未见祖师意”。是为“恶知识”!

禅是顿悟,一旦开悟,则无需小心谨慎,不断“复习”:回到初悟时的“相同体验”。而是随时随地都能现观真心的微妙运作。否则当知是人未悟。
禅能了生死,一旦开悟,悟者定然能知生死的虚妄性,降服“生死魔”。不会再畏惧于临终及死后当如何等问题。
禅是真实发起“般若中观智”,于般若诸经所说,感到亲切,感到世尊的“老婆心”。为人解说时,无需引经据典,可以直接现观真心而“自心流露”。如法与否,也能一眼辨别。
禅是转依真心,悟前所依者,是我们的觉知心,是世间万法。悟后则不再将此一类虚妄之法作为依止,行来止去,起心动念,言语分说,皆能如实如法。乃至不再依止戒相,而是“道共戒”。

有人往昔是已悟菩萨,以大愿故,今生于此世界利益众生。今生开悟无非是“例行手续”,所以悟后的觉受感不是很强烈。有人是今生第一次开悟,悟时真实了知原来自己无始劫以来居然如此愚痴,心情激动。深感佛之深恩,深感法之微妙,深感真善知识助其开悟之恩德。往往失声痛哭,难以抑制。接下来会很好奇的现观自己的真心是如何运作,会去看别人的真心乃至小狗小虫,原来与我一样。会为众生之迷感叹,会因此发起大悲心:但愿一切众生能如我这般,早日触证诸法实相。

如上,皆是末学因熏闻善知识的教诲而得,最多算是“相似般若”。为免现今学禅人之普遍误会,勉力略说。

另:尚有未具信根之学者,身在宗门之外,且无福德资粮,故以研究为尚。由此缘故才会得出:“禅是佛、道思想在中国的融合”“真正的佛教是没有禅宗的”“禅宗无非是用种种违背常理的方法破除学人的执着”等结论。
其实,禅门之开悟明心,不仅是本师释迦牟尼佛血脉真传。而且是一切法门必经之关卡。若不得悟,永远是门外修“相似行”,永无实修之可能。何以故?实修者,如实而修也。云何“如实”:与真实心相应故。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无字真经,即是禅,禅宗不立文字,以心印心,传佛心樱
  不立文字,见性成佛。顶礼祖师大德
  @不舍娑婆 请教楼主:如何与真实心相应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